俞祖成:社会创新家——社会创新的成败维 系着世界可持续发展之大局

来源:社会创新家公众号

“social innovation”,字面直译即为 “社会创新”或“社会革新”。 据考证,“创新”一词最早源自约瑟夫·熊彼特在其《经济发展理论》一书中所提出的概念,意指“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新财物或新服务,以及使用全新的方法再造已有财物或服务”。“前所未有的‘新’”,是“创新”这一概念的核心要素。进而言之,社会创新意味着使用前所未有的新方法推动社会朝向更加美好的方向演进。

“社会创新”这个词语直到 20 世纪 90 年代才开始被广泛使用。也就在同一时期 (或更早时期),“社会企业”(Social Entrepreneurship) 和 “社会性商业” (Social Business) 等用语也悄然进入人们的视野。进入 21 世纪之后,之前对于志愿者活动或非营利活动毫无兴趣的权威商业期刊和大众媒体也开始纷纷报道社会创新家的故事。这种对社会创业家的关注度因孟加拉国格莱珉银行创始人穆罕默德·尤努斯博士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而一度达至顶峰。

此外,美国名校斯坦福大学商学院于 2003 年创设 “社会创新中心” 并创办季刊 《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2013 年,阿育王 (Ashoka) 基金会的创始人比尔·多雷顿曾在该期刊 10 周年特集中撰文指出:在日新月异的新时代,所有组织都渴求寻获创新者,为此我们必须倾注全力开展以培养具备共鸣能力的年轻创新者为目标的新型教育。从多雷顿充满睿智的字里行间,我们不难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即社会创新的成败维系着世界可持续发展之大局。

社会创新之潮流正冲击着美国的顶尖级大学。除斯坦福大学创办社会创新研究中心之外,哈佛大学亦从 1999 年起的每年2月举办“全球社会创业大会”。由于受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社会创新者的青睐,该大会年年盛况空前,并于2009年获得世界级经济期刊《福布斯》的如是评价: “该会议是全球最具影响力且独具特色的管理者会议”。

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在 2012 年度美国一流大学文科毕业生的就业愿望排行榜中,位居榜首的既非苹果公司,亦非谷歌集团,而是一家名为“为美国而教” (Teach For America) 的非营利组织。该组织由斯坦福大学在校生温迪·柯普 (Wendy Kopp) 所创设,其使命是“向所有孩子提供优质教育”。该组织在获得各地教育委员会的认可后在全美范围内创办并运营中学和高中。在大学升学率持续低迷的康尼岛地区,“为美国而教”所培养的毕业生相继考入美国一流大学。对于供职于“为美国而教”的精英大学生而言,通过这项需要接受极为严格的就职培训并能够赋予孩子们梦想和能力的工作,最终都能够获得卓越的领导能力和非凡的沟通能力,从而成长为任何企业都渴望获得的宝贵人才。这正是这个薪酬极为普通的非营利组织居然可以吸引如此之多的精英大学生的原因所在。

本文作者之一俞祖成在国际公益学院授课。

当然, 除了“为美国而教”,世界各地还陆续涌现出活跃于社会各领域的社会创新家。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不再单纯地依靠慈善家的捐款和政府补助等外部资金,而是通过开展社会化商业活动以获取组织资金并最终实现某种社会使命。在这些杰出的社会创新家中,毕业于日本同志社大学商学部的世界级社会创新家———杤迫笃昌备受瞩目。

1976 年,本科毕业后的杤迫笃昌顺利就职于日本大型银行———东京银行并被派往中南美分行工作。在海外工作期间,杤迫笃昌目睹了当地移民劳动者的艰辛生活。这些移民劳动者因无法在自己国家赚到更多的钱而不得不背井离乡前往美国打工,然后将辛苦赚取的血汗钱汇回国内。然而,由于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无法在美国开设银行账号,只能通过手续费昂贵的金融中介机构往国内汇款。面对这一残酷现实,内心颇受震动的杤迫笃昌决定采取行动。他充分利用在银行工作期间所掌握的金融技术,成功开发出快速、准确且廉价的国际汇款系统。

2003 年,杤迫笃昌毅然辞去待遇丰厚的工作并在美国华盛顿创设“国际微金融公司” (Micro Finance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以此向美国的海外移民劳动者提供国际汇款业务。与收取汇款额的百分之几十作为手续费并在营业柜台装上厚重的防弹玻璃的普通金融中介不同,杤迫笃昌的公司仅收取汇款额的百分之几作为手续费,并且从未在营业柜台上安装过任何防范设备。更为与众不同的是,杤迫笃昌的公司实现了瞬间汇款,并利用因手续原因需滞留2周以上的汇款资金作为本金向汇款人的家人提供海外贷款业务。令人振奋的是,杤迫笃昌所开发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国际汇款系统最终被美国中央银行———美联储所采纳。以此为契机,杤迫笃昌所开发的国际汇款系统迅速扩散至世界各国中数以万计的金融机构,惠及了全球数亿名移民劳动者。

可以说,杤迫笃昌的案例充分说明了公民个体的社会创新亦足以改变整个世界的金融体系。

唯有通过各领域的社会创新,我们才能剔除存在于现实世界中的诸如苦难、障碍以及不公等消极因素,进而构建起舒心且幸福指数较高的可持续发展社会。在某种意义上,社会创新是我们人类社会所面临的永恒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