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青年公益中心理事长周玉亮

2015-05-21 15:55:12

爱思青年公益中心理事长周玉亮    
 

  周玉亮先生关注青年成长,发起”思想聚会”、”青年聚落”等公益项目,探索城市青年社区营造之道,倡导“让青年成为世界的行动者,让公益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先后入选南都公益基金会银杏伙伴成长计划、美国国务院教育文化事务局国际访问者领导力 (IVLP)计划;媒体评价他“扎根成都,创办高质量的网站和沙龙,向普通人敞开广阔的世界, 发起思想聚会,提倡分享的人生态度;倡导青年公益生活化,积极推动社会创新”。

 


  演讲题目:爱思青年—基于社交媒体的城市青年社区营造探索

  演讲全文:
 

  大家下午好。估计大家听了这么多专家的演讲有点累,我先给大家唱首歌。开玩笑的,我的主题是基于社交媒体的城市青年社区营造探索,我用了很多修饰语是来修饰我内心的一种心虚。因为前面几位的谦虚是出于礼貌,而我的谦虚是因为真的我不懂。因为在过去近20年的时间里,我的身份是在大学里教英文,所以非常机缘巧合,台湾一位朋友带我走上NGO的道路,所以我就做青年工作,我想开句玩笑话,就是我是做青年工作的,但是我不在团委。我是做社区工作的,但是我不是大妈。大陆朋友听起来,肯定是有共鸣的。所以我最后两个字很重要是探索,因为我是一个新人,过去教外语。教外语或者学外语的人做什么一般都属于外行,所以我等一下讲的一些东西不专业的地方,大家一定要多多理解,多多原谅。

 

  包括社区的概念,我也和有关同仁有过讨论,就是说我们做的社区还是社群,我只有一个英语单词,都叫community,对不对。所以好,这是我的一个废话。为什么会关注青年,我想我在大学有接近20年教学的经验,那我发现中国大陆,我认为最大的问题对青年人来讲,就是成功标准单一。如果你是学生,分数就是一切。如果你工作了,钞票就是一切。很多工作多年的朋友参加一个同学会,回家了就觉得自己会不会太糟糕了,觉得自己很失败。就是这种挫败感在青年人当中是非常的普遍,所以我想讲三个故事,每个故事是一句话。第一个故事这个年轻人叫潇洒,大概是1985年到1987年出生的,他曾经在国外待了十年,后来回到了成都创业,多次创业失败,在大概两个月前自杀了,这是我非常熟悉的一个朋友。

 

  第二个我们团的一个青年叫小辉,他负责思想方面的工作。他刚刚毕业两年,然后前段时间和大学同学见面,这个同学在民航工作,就告诉他,说我现在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要么是在民航,要么是在出租屋里,他说哪一天我死在出租屋里,可能都没人知道,因为工作确实很辛苦。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异乡人到一个大城市去工作,其实有很多的问题,刚才我们澳门的朋友讲,澳门人很多,我告诉你成都人口很少只有1400万。对,那我也经常到大学做演讲,有一次到西华大学去,讲完之后,有一个女生走出来跟我交流,她说周老师,最近有一段时间,我就是睡眠非常糟糕,所以听完你的演讲之后,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就是回到我刚才讲的,当你的成功标准单一,让众多青年感觉自己非常的有挫败感,缺乏自信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应该有必要去关注这个群体。

 

  我相信一个好的社会应该是每一个群体都应该被关注,我不知道在座的香港、台湾、澳门的朋友是否知道,在中国大陆的NGO里面,关注主流青年的这部分几乎是非常少。我不敢说我是唯一的一家,是非常新的,非常少的去关注,我们关注是18岁到35岁大学生以及年轻人,各个领域的青年工作人员等等。所以成功学泛滥,到处都是讲的是如何从八万变成八个亿,如何27岁当公司的董事长,成功学泛滥与成功标准单一,带来了很多焦虑、郁闷、忙碌的青年,所以我们希望通过爱思青年的一系列的思想交流、行动向导以及青年新媒体运营,来让青年能够看到生命的沟通可能,能让他们认识更广阔的世界。

 

  那我想讲一些社会的背景,我觉得中国大陆的社会发展的理解,我有三个阶段。第一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时代阶级斗争。第二我们伟大的小平同志以及由他开启的改革开放,接下来三十年的经济建设。那么到了现在我们就应该是社会发展,因为中国大陆的物质已经有一定程度的积累了,中间这个经济发展,当然让我们从吃饱饭到吃的很饱,但是同时伴随了我们刚才讲一个问题,就是成功标准单一。从政府层面就是GDP至上,对个体层面就是金钱第一。

 

  所以我们先看社会主义问题,而不仅说经济应该更快速的增长。那因为我的主题是基于社交媒体的青年社区营造,那我们看一下数据,中国大陆现在智能手机的普及已经达到5.19亿,到2018年就是7亿,我们再想想城市和乡村,城市的比例会更高。社交媒体过去是从豆瓣文艺青年的一个社交群体,到后来的人人网,人人网相当于大家熟悉的face book,然后到后来的微博。但是从去年开始我们认为微博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微信时代的到来。我们现在来看微博的注册数量是2.4个亿,而微信是5亿。我们同样,大家知道使用社交媒体的城市人可能比乡村人更多,青年人比老年人、小孩更多。那下面是百度做的2015中国社交媒体影响报道,大家看90后占到37.7%,80后占到30%,也就是使用社交媒体的这个80、90后就接近占了三分之二的人群,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人群。再看受教育程度,受过大学教育的无论是2013年、还是2014年都是70%以上,而我们服务的群体又是受过大学的群体。

 

  我们看微信的兴起和微博的衰落,我想给大家举个例子,说明社交媒体多么强大。今年前段时间柴静做了一个纪录片,在大陆非常火,我们也做了一个如何拨打12369环保热线,这个微信被柴静转发,带来了多少,带来两万零五百五十四次的转发,两千多次评论,就柴静个人一转之后,带动我们的单条微信阅读量接近五万。我想说这个对爱思青年讲是一个偶发事件,当然对社交媒体来讲是一个常态,每天都有发生,对吧。这是社交媒体的传播,一条微信能够有五万阅读,那影响力就不具体讲了,这个暂时不提到。

 

  那我们爱思青年是通过社交媒体来解决我们所要解决的问题,基本上我用微信就能解决我所有的工作,我们通过这些资料媒体了解青年人的需求,青年人当然希望通过开阔视野来了解这个世界,青年人当然希望职场方面有成长,青年人当然希望社交的需求,情感的需求,通过社交媒体来看青年人被我们关注与被关注的微博信息也比较广大,我们这边推广一个爱思青年的微信小账号,会和五千青年互动。

 

  我们看到最新的动态,了解他们的需求,根据需求我们制定出了青年思想交流的多种形态,包括思想聚会、青年小吃厅。我们大陆青年到香港去交流,也让香港青年到四川来,今年还有实习的计划。我们希望增进青年的交流,让青年参加青年节,因为过去的青年节是五四青年节,这个五四青年节历史太厚重,我们一谈到这个就是回归历史,回归政治,我们今年做了一个非常精巧的青年节,是在5月16日,一会儿给大家看这个情况。

 

  我们机构的筹款也是通过社交媒体,我们几乎从我们创造这个机构,我们希望是个民间机构,它的资金来源不应该是政府或者是基金会,当然来了我们也不拒绝,但是我们主体是根植于民间。我们是通过微信发一个公开信,我们寻找大家的支持,很快一般在一两个月之内就会实现我们这个计划,所以无论是机构行政的筹款还是项目的筹款,我们都是通过资源来实现。我们调动青年积极参与,包括志愿者,包括其他机构招募志愿,我们都通过这个平台,同时收集青年的反馈,每一次工作的时候,我们鼓励青年人用微博,#思想聚会#或者@爱思青年,我们通过搜索这个关键词,我们可以看到青年人他能对这场活动的反馈。

 

  那最重要是通过志愿者来实现这个共创共享,我们提出一个概念,就是人人都是主办方,爱思青年我写一篇文章,就是爱思青年是爱思青年的爱思青年,所以我们做了一系列是基于青年的反馈来做项目支持。我们主要是链接青年人,注意青年人的成长,然后鼓励青年人自主之间产生,同时鼓励各个自主之间产生互动。我想举个例子,就是我们协助再造故乡思想为例,我们把它定位一个多元发生、跨界分享,启迪青年,影响未来这样一个。像我们今天的活动,我们六位嘉宾,我们给他一个题目。这六位嘉宾就围绕这个主题,每人发言二十分钟。我们不希望青年听到是一种声音,我们希望青年听到多种声音,然后形成自己的结论。

 

  我们过去做过的主题包括教育创新,大陆有很多创新的城市,包括女性主题的,包括青年返乡,故乡再造,包括工业模式的探讨和再造。我以这个再造故乡为例,我们为什么要选这个主题,不是我们在屋里开一个理事会,我们是今年春节前后,这个故乡是一个非常热的一个大家关注的,会觉得悲观的主义者讲说,每一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一位独立作家写了一本书叫做《每一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悲观者。乐观的人看到无数的知识青年又开始重返故乡,所以青年返乡的计划,所以故乡的主题是能够让我们关注的,所以我们定了这个主题。那我们最终决定选什么嘉宾,我们也是会征集青年的意愿,同一个主题六个嘉宾不同背景,不同年龄段,所以说当时请六位嘉宾,一位是来自台湾的谢英俊,他是做以建筑的设计,让大家参与来做这个故乡再造的。我们也邀请了著名的独立作家来谈,他对故乡的理解,以及中国大陆怎么来做了故乡的再造。

 

  特别是让我感动的是一个1985后的女生,她是做影像记录的,那么她毕业以后在北京工作,她觉得她从农村出来以后她就和村子没什么关系了。于是她想做点事。但是她做一个学影像的青年,不知道做什么好,于是她又准备拍纪录片,所以她就开始拍。在过去的几年中,她拍了五个纪录片。第一个纪录片叫做《饥饿的村庄》,她回到自己的乡村去走访村庄老人来回忆中国大陆有一段大饥荒时代,那不仅记录了这些去世的人,同时还筹款建了一个碑,记录了这些人的名字,在中国的乡村很少有共同体的存在,很少有一个乡村的精神共同体所在。所以这个人非常棒,做了这个以后,她又做第二部,叫《吃饱了的村庄》。因为我们刚才讲,中国大陆物质已经富裕了,但是精神其实很多地方是荒漠的,接着她又做了《孩子的村庄》,鼓励孩子们用镜头去记录这个村子,做了一个《傻子的村庄》,非常棒。这个85后的女生在上面演讲,下面坐了六百个人,其中相当三分之一可能是企业家,还有三分之一是工作者,还有三分之一是大学生。我觉得每一个人都会非常受触动。

 

  因为爱思青年的口号是说让青年成为世界的行动者,我们参与一场活动不仅能听到不同的种声音,还能看到我们每个人可以做的一些事情。那我们的主题选择是通过筛选,我们的嘉宾是征集了青年人的意愿。我们刚刚在报名的时候就说,你是谁,邮箱、电话、在哪里工作、是学生还是工作,是工作是媒体还是政府还是什么,以及你希望听到谁讲?你希望他讲什么?我们就看这样的数据。这是我们过去一个季度的报名三千多人,图比较小,可能有人看不清楚。大约我们看第一张图是说,18岁到22岁30%,23岁到27岁32%,27岁到31岁29%,这三大板块,18到31岁这个板块占到70%多,这是我们的参与者,右下角是职业的分布,我们看到分国企、民企、外企、创业、NGO、媒体,我们都有详细的数据分析,大学生仅占了不到40%,而工作者占了40%几,很多人都认为我们只是影响学生,但是其实从数据来看,我们影响最多的是已经工作的青年。这些都是通过,我们每一场活动,一场活动六百人,一般有一千人报名,这一千人怎么产生的?往往是一条微信可以得到一千人的主动报名。

 

  我想我们在成都做的很大意义在里面,我们让青年人主动来报名,而不是组织很多大学生组织你来你来,我们是发自自愿的方式。同时我们是想不仅我们自己做,我们鼓励青年人做,拍到一个校园计划,我们授权全中国的高校社团来申请这个品牌,然后我们告诉怎么做一个标准手册,告诉他如何邀请嘉宾,如何申请场地,如何协调媒体。我们给他们一些资金的支持,建立全国的生产就业(英文16:10)校园版的这也是一个社区,所以我们看到北京,包括人民大学,重庆大学,南京大学全部的高校都在,这是2014年的分布图。我们还做了更多的,我们在成都做了一个新青年生活地图。我们鼓励大家把公共空间,甚至私密空间半开放,做了一些青年的沙龙。

 

  另外我想举一个案例,就是我们过去做青年思想交流,青年行动倡导,我们今年增加了一个叫做青年空间运营,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我通过社交媒体发送我这个愿望,三个月左右,这个空间落地了,我们就能运营了。我大概在去年10月份,我写一篇文章,就是我为2015年爱思青年许一个愿,就是我们过去面向很多空间,大家可能都免费给我们提供,但我们希望有自己的空间,我许了这个愿望。一个月以后,我在机场又写一篇文章,我说一起来为成都青年共创这个空间,我说如果你是政府,如果你是企业,你拿出来是功德无量。如果没有这个我们来做什么,但是很好,今年清明节的时候其实是有非常好的合作,但是后来没有谈好。后来团委跟我们合作,我们就开始做空间了,而且今年有多个空间的产生。所以社交媒体你能触动,或者说你能感动很多人,汇集所有力量来聚焦于帮助青年人的成长。

 

  那我们希望能够,就是爱思青年能够通过社交媒体能够带来很多公共空间,用于青年,那么我想做老年、做残疾、做妇女的这些团体它也可以推动这个事情,我想都是一样的。那我们现在的口号是有意识的青年在此相聚,这是我们的空间,这空间也是三个功能,一个是青年联合办公,只要你有想法,你来办公,免费为你提供场地。青年主题沙龙我们把这个场地开放给任何人,只要你有想法,我实现你的梦想,给你提供场地,给你提供传播,让你这个活动落地,以及青年文创的展示和销售,这是非常好的。

 

  所以通过社交媒体来做青年工作,我们想用青年的方式来服务青年人,而不是以老年人的方式,虽然我今年年龄已经很大了,我芳龄40岁。所以我认为青年人的交流通过社交媒体的话,第一是你的社交媒体发布的内容是优质的,所谓优质就是非常用心的,是有品质的,是能打动人的。另外你用的语言是青年人的语言,我们现在面对90后的时候用的语言不是90后的语言。那开创参与,为什么一条微博,一条微信能带来一千人报名呢?是因为大家都觉得这个活动好,都愿意转发,我愿意去,我也希望别人去。

 

  另外我们采取一种众筹的方式,让他觉得我也是主办方,我们说这个场地有六百个位置,我们需要寻找一百个青年,我们一起来为我们的嘉宾筹机票,一百个人捐一万块钱,他觉得他就是主办方,因为他感觉没有他,这个事情无法搞定,他就是主办方,人人都是主办方,人人都愿意筹备好消息。另外有效的互动,我们互动及时的,平等,没有权威。我们包括在团队,或者我们志愿者,我们都是一个平等的概念。如果大家关注爱思青年的微信公告的话,我有一个更大胆的想法,标题我都想好了,下周会发过来,我们可以说我们寻找一千位朋友,我们标题是说捐多少钱支持爱思,你愿意吗?我希望等到周二,我回去会看到所有人的发屏,他会说我愿意,同时转发。大家懂我的意思吗?他不仅支持了,他还传播了。所以如何把这个做的更互动,而不是怎么样。

 

  所以爱思青年社区我们认为它是一个价值观的共同体,是一个情感的共同体,是一个精神共同体。基于社交媒体,基于多种多样的,线上线下高度互动,青年世界共创共享,与此成就,我们不仅每一个人成长更好,也让我们所在的这个城市更加的有活力,更加的开放,更加的包容。那我们希望通过社交媒体,链接城市的高校的多元青年群体参与社区生活,助力青年成长,推动社会创新。我再多占用一分钟的时间,我想说爱思青年的意义在哪里?就是我刚才讲第一让社会重新关注主流青年,因为在中国大陆关注18岁到35岁受过大学教育这个群体的NGO组织几乎是不存在的。即使有,一般是做的乡村支教,而不是去关注他们成长本身。第二为青年创造更多的空间,这个空间包括物理的空间,我们推动公共部门,推动商业部门,把闲置的没有充分利用的空间拿出来,大陆的闲置空间非常多,开放给青年,如果爱思能推动这一步,那么成都的其他机构就可以推动,我刚才讲女性、老年人、其他群体的公共空间的这个获得,所以我们支持青年自主,我们同时鼓励青年交流,我们的广告是让青年成为世界的行动者,谢谢大家。

 


  现场视频: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