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电信基金会执行长林三元

2015-05-21 15:41:18

 

演讲主题:土地.人民.沟通—不只是慈善公益的缩短数字鸿沟?

演讲全文:

  谢谢主持人,很高兴来这边跟大家一起分享,各位先进的女士先生大家午安好,我想今天我用这个题目,我自己把它做的很大。但是我认为它也是很大,我用一个叫做土地人民沟通,不只是慈善公益的缩短数字鸿沟,我特别用中国这边的字眼,叫鸿沟。现在鸿沟其实看起来是越来越巨大,全世界皆然。我们中华电信基金会在过去这几年来,在做一件事情,就是只做一件事情,就是缩短数字鸿沟,看起来很简单,好像是捐电脑、网络到社区。

 

  如果各位还记得,以前(英文01:03)先生,大概是做这样的。那么我现在觉得,真是了不起,因为台湾只有三万零六千平方公里,但是我们做数字鸿沟,这个项目就觉得非常的辛苦。因为它牵扯到很多人沟通,其实最大的沟通是在于政府,会在政府,待会儿我会跟各位说明一下。因为就政策,所以我可能会需要请纪先生来帮我们一点忙,把刚刚讲的东西,化成非常具体化的东西,因为我本身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所以常常用一些比较感性的方式来阐述这件事情,虽然我受过微软的训练,我上个工作在微软。所以有关数字的部分,我是知道,但是我不会是那么的精准。他们都知道我蛮大而化之的。可是我经常觉得我的(英文01:55)是对的。

 

  这是我的家,这个也蛮,这是2001年,前面那个我父亲在2011年他已经过时了,他81岁过时,他用坏掉5个PDA,他下象棋。你看这就是现在这个,我们现实的状况。所以我常常跟一些朋友讲,不管是政府也罢,不管是宗教也罢,不管是父母也罢,你都想要来改善改变。可是问题现在,大大小小,尤其年轻人眼睛都盯着荧幕,就是屏幕,看着父母双眼的时间,远低于看着屏幕的时间,看着十字架的时间,远低于看着屏幕的时间,看着政府关爱的眼神的时间,远低于看着屏幕的时间。所以实际上我是个人把这个场地当作类似于在台湾这边跟东盟合作的,在社区里面,纵使中华电信有两万六千个员工,我们有全台湾最大的一个服务的组织,也超过台电,到处你都会看到中华电信的车子。

 

  可是台湾有7835个村落,如果我今天,我们用一个很简单的,待会儿会提到像箍桶的理论, 我们的社会就像是大木桶,你要让这个里面的水注满了,经济发达起来了,缺那一块,你拔高一点,它盛的水就多一点对不对?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理论,可是我们既然从日本,从美国,从台湾这边,台湾是一个科技港,是所有的科在这边代工。所以我常常讲我的老东家,比尔盖茨,在天上(英文03:53),打来打去的,用的工具就是台湾制造,现在是中国制造比较多。但是实际上呢,我们有没有提升,这是一个大的问题,你有没有好好运用这些科技好好去使用。因为这个问题是这样,我们常常讲的,说教都会说,听通常是右边听进去,左边出来,所以怎么样让它去落实?所以我这个是有梳理了这样一个,我们这个网友的留言,看到我们的状况,我可以签下全家代言的经济约吗?这个是以前微软的一个老同事,叫(英文04:30)。这里面呢,我们现在网络就是各个挑战,你父母的耳提面命跟网络的虚情假意,你觉得善赢了吗?好像没有,这是一个很冲动的问号。

 

  政府的政策跟网络的放大效应,我觉得现在全台湾最无助的一个人,可能是马先生。他觉得他做了很多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其实你不懂我的心,然后这个时候我学这个李显龙先生。教育到底可不可以因为网络的反转,还是资源的再度集中,因为某些人会使用网络,会用平板,会用我们台湾这边很知名军一平台或者(英文05:23),和真正反转还是再度的集中,这是一个大问题。

 

  强势文化的路径是不是已经被美化成很多的东西,比如说,我们这边一开派对,今年特别流行好像是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过去全部都是韩国的,supper junior,可是大家都觉得没关系,我们这次是国际导航,我们大家都要有一个国际观,可是在食衣住行,我们常常讲,这个衣的部分,已经被入侵了。你身上穿的可能就是韩流的衣服,zara啦,或者是(英文06:07),那属于我们台湾的,属于中国的你自己的东西在哪里?网络真正扮演这样的角色。所以这里面有很多的鸿沟,除了很简单的就是说乡下跟都市,或者是年纪大跟年纪小。或者是我们台湾这边有很多来自新住民妈妈,移到这边的接近50万人。这个也是要大家去关注的。可是它非常的分散,台湾有7835个村落,所以这里面呢,我们也看到一个,我们在意的文化是不是被忽视,当你没有一个你本土想法,你自己自我的一个文化,实际上你在无形之中,你的消费就会被强势文化所影响。

 

  所以我们现在把倒带就是1949年以后呢,台湾这边其实,我就举一个例子,简单饮食文化,开始推动西餐面包,你总觉得好像吃西餐,好像比吃稀饭高档。所以我们的饮食文化,就不见了,类似这样的。所以这里面呢,像大家都会像,中华电信,或者是科技业者,这边可能有很多科技业者,微软啊,通常都是这样,老王卖瓜,会说瓜甜的,唯一讲说科技的,所以我常常跟朋友讲,我像一个传教士一样,信ICT得永生。因为ITC可以帮助你很多的事情。

 

  这里面其实,你还是要考量到一个社会面向的问题,比如说像Lativ这我们台湾的一个品牌,比大陆的淘宝,小太多了,Lativ要比zara要小,比(英文07:55)也要小,但是它过去成名是5年的过程,我看到了一些现象,就是说这个钱,这几年台湾的经济消费并不是特别的好。那它的40亿50亿怎么来的呢?我知道了,小店面,摆地摊,看起来没错啊,他们必须要被提升,要有社会(英文08:25)提升,可是各位先生女士们,这个时代已经跟我们爷爷那个年代,比如他本来是开三轮车的,要提升成开自行车的,可能花5年的时间对不对?慢慢的去(英文08:37)。可是现在太多的这个东西,会造成他没办法改变这么快。只要今天政府的政策,如果没有跟着跟进的话,其实社会问题马上就会出来,力量就会反扑。

 

  所以中华电信基金会,我是蛮佩服我们的基金会,创始基金会的董事长贺成干(音)先生,在2006年成立的,我们的钱不多。为什么钱不放多一点?因为中华电信还有百分之三十几的(英文09:08),每年有大概一百多一亿,(英文09:10)大概两三百亿,就是进入了政府的国库里,所以我们会认为,其实这样应该没有差了,我们该做的公益它已经做到了。

   

  不管哪一国的政府,它应该拿了我们的钱以后,要对民众服务。不管你用刚刚讲的这种中原的方式,或者是社会契约的方式,各种的方式,民之所欲,常在我心。你应该要做的事情是,要照顾底层最弱的民众这件事情。好。

   

  实际上呢,当今科技的发展,大家只能看到亮的那一方面,实际上你并没有注意到,有些人并没有被提升,这些提升,并不会在于一个成功的案例,在一个研讨会里面被发表。然后在报章杂志里面,那个最偏僻的角落,好了,就像我们基金会比较有钱,我们会买全板的植入。我告诉各位,这个全板的植入,5年前做了,5年以后还在做,比换别人做,但是情况并没有太大的改善。所以我个人会有很大的焦虑感。在座的这7年以后我们想到一些东西,就是假如说今天我在做这个公益这件事情,没办法去让这个政策改变的话,我们没有做到真正我该做的,我需要把这句话,让在座的每一位NGO组织的人,用同样的态度去面对这件事情,而不是看着这个问题,在那边继续发声。

 

  对不起,我不是要(英文10:51)什么,请不要误会。这里面是我们的网站,是我们的宣传渠道,这个渠道。我们有渠道以后,我们必须要有教堂,这是从我们的合作伙伴里面去学到的一件事情,我常常跟政府讲,只要你觉得人民不懂你的心的话,那你就要跟我们宗教团很好坐下来聊聊天,去学习,然后跟着我们这些宗教传教士的脚步,如果没空没关系(英文11:23),你进入了一个三百个人的村庄的时候,你会看到三个教堂。你到一个三百人的,我们汉人的渔村里面,农村里面看到10个庙,三个教堂做什么?改善,所以你不要在只谈改变,你应该做些什么,(英文),那这个(英文)必须要(英文11:53)整合,我们的做法就是有电脑中心在那个地方,因为我们有非常的知道就是说,其实你要想去改变的这些人,比如说举个简单的例子,很多嫁来从越南、柬埔寨,或者我们中国大陆来的新住民妈妈,来到一个地方人生地不熟,有的她的经济状况比较不好,如果东南亚这边的话,本身就是经济弱势,到台湾这边的这些新住民妈妈像蜡烛四头烧,照顾老人,照顾他的老公,还有小的,还要工作,四头烧,她怎么可能会到县城乡镇去做一个学习?所以学习应该有一个叫最后一里路,必须要在一里,就是一公里的距离之内。

 

  而这里面呢,我们就利用这个(英文12:54),就是我们的邻居,坏邻居,这个坏邻居呢,在台湾这样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度,是我们要把它和谐掉的。那叫网咖,在中国叫网吧,所以在这样的状况之下呢,我们就没办法,那我就去做一个正向的东西,来第一个是平衡,第二个可能做一个样板,这个样板去告诉,除了你正规的行政体系里面,像村理长一样,你应该要有一个这样的点,那我告诉各位,这个全台湾多少个点你知道吗?就是包括很多的基金会,(英文13:35)宏碁这些所有的,包括中华电信加起来,包括政府的,总共不到500个店,各位认为,台北市不需要吗?台北市也需要,为什么?在我们的比较严谨的缩短数字鸿沟里面,不只是说你会或不会,你就会滑那个平板而已。而是希望说,你应该要这个平板去做一些比较建设性的东西,你可以做教育的延伸,你可以做老人的陪伴,你可以做文化的传承。是一个社区的学习的地方,假如大家同意这个事的话,那你就要开始思考,(英文14:17)要到位。

 

  所以我们大概做几个很简单的关怀,这些关怀里面,一个比较有趣的,我想花的时间也是很短,因为常常有的朋友跟我讲说,(英文14:35)你管的很宽很广,预算一年才多少?对,我们一年没多少,3千万,上次看到有1700万,我应该有1700万,我一个女篮队,这个不介绍,跟这个无关。我们这个3千万就在做这个项目,这个项目就是刚刚讲的,文化的传承,教育的延伸,产业的推动。而产业大家都知道,就不用再提了,你必须要用工具嘛。文化的传承做什么?大家不要讲的太高远,你有没有办法让一个社区的小朋友,他可以来记录这个社区里面的阿公阿妈,还有他们的家族的历史?我们办到了,我们有小学生会拍纪录片,我们有社区的牧师,已经会拍微电影,不是他,是一个团队,怎么办到的,我们通过一个叫蹲点台湾计划。这个蹲点台湾计划呢,我们是用这样的方式,我们跟刚开始跟政治大学合作,刚好大学他们有一个学程,这个学程就是大二升大三的时候,传播学院他们必须要做一个纪录片,太好了,他找不到,我们找不到拍摄的人,他需要找一个比较安全的点,他把安全的点,刚好我们长期透过捐电脑到这个社区里面,我们不是捐了就走,而是在那个长期经营之下,我们大概知道这个社区的状况,哪些人是可以当我们的,好像这个,因为我本身在福人社,有(16:21),就是你把一个年轻人送到他那边去,就(英文16:24)在他这个家庭这个地方,然后他在那边,我们不给他题目,你自己去观察,然后每两天写日记,你最后要交一次纪录片。

 

  昨天我到福人社的朋友到太阳部落,到南澳那个地方,正好碰一个年轻人,说你记得我吗?我不记得,因为我认识的人太多了。你忘了,我就是7年前第一届,政大的蹲点学生第一届来这边的,因为他在那边蹲点拍了纪录片以后,他现在来,他近年来正好被我们碰到,他现在在中央社服务,所以我们总之从7年前就开始,他现在在做传播领域,他肯定会好好报道这块土地,报道这边的所有的一切,因为他真真事实住在这个地方,这是我们蹲点台湾的计划。

   

  另外有一个呢,因为只有3分钟,我们做了一个还蛮特别的,7月份的话,我们大陆那边的青年基金会,会到我们的点去参访,做什么呢?就是我们刚刚讲蹲点台湾的计划,我们另外还有一个(英文17:48)大学,透过视频,做视频的,做远距的课业辅导,我们在台湾这边有不同的名词,有些人叫做远距课业辅导,我们刚开始叫远距课业辅导,后来因为它是一个陪伴的计划,就叫数位学伴,后来叫数位学伴,因为在2015年台湾发生了几件有关跟网络,跟社群,还有青年动员的事情,相关的事件,就是从(英文18:19)三一八事件一直到921选举这个结果以后呢。然后院长换人,就换了现在的,以前我们的董事长毛院长,他上台的第一个记者会,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记不记得他讲的什么,我是记得非常清楚,因为跟我所关注的有关。

   

  我们的团队,有很大的问题,在网络,在青年沟通。我觉得很奇怪,怎么会这样子呢?我想应该是我们毛院长他非常的睿智,刻意丢出这个问题,因为通常老板丢问题,下来就要开始做了。以他成为中华电信的董事长,他应该知道网络的厉害。剩下的问题就是青年沟通。那青年沟通,在我们的经验里面,他不会只是在于一个APP,或者是一个网站,他真正要做的是网师整合,会友,因为人之间毕竟是带着感情的。所以如果大家想象一下,然后你再去想一想,因为我也上网去查了一下,在中国这边有在推动,像(英文19:35),淘宝村有21个淘宝村,带我的诠释里面呢,它应该是这样的,因为跟我们的目标一样的。就是说,如果今天,我在(英文19:47)那个地方,在杭州的外围,或者在每个城市的外围,我可以让在地的农民,他可以自己去生产出来的东西,透过网络来做全世界的营销的话,为什么要离乡背井,留着那么多的留守儿童在乡下呢?中国大陆留守儿童,我们这边叫做隔代教养,这个问题都在冲击着社会的安定。所以我们现在就刚好用这个7年的时间,来呈现我们的一些所有的成果,这些成果里面,现在已经变成行政性的政策,还差最后一里路,就是必须要有预算,真正的进入这块场地,而不是把这个这么好的东西,只是公益团体拿去来,像我们这样做出我们的业绩,有了政策,公益团体自然会往下做的更深,去解决这个社会更深层的问题,好,谢谢大家!

 


  现场视频: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