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系主任陈丽云

2015-05-21 15:11:28

 

 

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系主任陈丽云 


  陈丽云教授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社会工作者,她以创新的手法将东方的概念融 入她的综合治疗、社会心理肿瘤学、临终护理、死亡和丧亲的研究工作。 陈教授著作集中于心理健康、东部综合能力介入和研究的影响,生育和不育,心理社会肿瘤学,死亡和损失,丧亲及安宁照护,出版及合着的书籍超过30本及撰写超过 200 篇文章。她也是国际死亡及哀伤工作组的董事会成员。

 


 

  陈丽云教授用理论和实践跟大家分享了中国哲学在ngo中的作用。她认为儒家“仁”的精神,佛家的终极关怀和道家的自然精神,是中国NGO发展的思想根基和价值观。NGO要打破条条框框。我们不缺乏工具和方法,我们需要价值观的重建。

 

  演讲全文:

 

  我要讲的就是中国哲学在非盈利机构里面的运用。从中国传统观念出发,在非盈利机构里面我们更重要的就是这三方面:价值观念、社会责任与组织。刚才已经有非常非常精彩的演讲,讲了我们中国三个主要的哲学启发,一个是儒家的精神,一个是道家的想法,一个是佛家的慈悲关爱。

 

  从这些观念里面,一个重要性就是慈悲是从我们内心发出来的,怎么去无条件的在世界万物都是空的情况下,不执着的去推动呢?我们怎么用这些不同的传统观念去指导我们每天的每一个决定,每一块钱放在哪里,什么是最重要的事情,怎样才能把身心灵的故事,价值观念的故事都放进去思考呢?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面,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是用这些价值观念去生活的。但是在我们做出决定的时候,我们是怎么评估的呢?

 

  上大学时我们用一个条理化的概念,有三个因素,一个因素是否可以理解的,共同理解的,是否可以在这个“条理化”上面增加解决问题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否可以提升我们每一个人的意义感。所以我说其实是这样的,每个人只有经历过大痛大悲的时候,你看见别人受苦,你就忍不住了,因为什么?因为你心里疼,我们在孩提时代无论你多幸福,多多少少也会受到欺负,所以这些受过的苦,你再看见别人受苦的时候,你就不忍心,就生出了这个大爱的力量。

 

  但是我们没有好好的去学习舍这一方面,看见别人做好事你很开心,帮助别人,其实说手心向下,给人抚慰,手心向上,拿了抚慰的人,我们是有福的,我们是需要感恩的。但是我们在企业方面,这方面的培训足够吗?我们说刚才今天余董事长也讲了,就是我们从个人到国家,中间这个社区好像没有了,但是要是用英文的话,“community”,社区是总体,然后“unity”,才会有团结。我们在这方面的具体结构是怎么做的,怎么操作的,怎么运行的,其实在我们文化领域也没有多大的差异,也可以说我们以前井田制,中间那一块是工地,种了什么菜或者种了什么豆,大家共同需要的时候来分。但是从个人到总体社会中间这个系统呢,协同的关系是不足够的,所以需要非盈利机构来共同达到这个目的。

 

  道家的哲学也是很重要,但是有一个我们也比较少谈到的故事,就是在大自然的生老病死的过程里面,我们除了不舍得之外,我们怎么接纳这个死亡,接纳痛苦。会不会因为这个痛苦,这个包容,这个宽恕,这个无为,这个过程里面就有能够达到大爱的基本原则呢?

 

  我就举一些香港的例子。大家去过廉政院吗?非常漂亮,是不是。那为什么用了那么多钱,要建一个仿唐的木质的大楼呢?有人看过这些树、石头,和那个公园吗?设计师放了这么多的心思在里面,原因是要提醒我们,人的寿命几十年,其实是非常非常短的,这些树,这些大石头全都是几亿年前就已经遗留下来的,我们生命是那么的渺小。

 

  还有一个老人院,我有一个朋友进了这家老人院当院长了,他就非常有效率,节奏很快,进了这个老人院之后,他觉得工作人员太慢了,就很气愤,他向老人院的主席做了反映,主席就说你更重要是给老人提供服务对不对?那你先用两个星期去深入给那些宿舍里面的长者谈话,了解一下情况。他用了两个星期,每一个老人家跟他谈话之后,他就知道其实不一定要什么事情要很快的,把生活过的很好,关注每一个人才更加重要。后来政府提供拨款了,说你们所有NPO都可以来申请,他也去问主席,我们要去申请吗?我们积累的好经验比较多,可以再做大一点,主席也说不用了,我们做好这个老人院已经足够了。那也跟我们传统要扩张,要增加分公司,要开分店这个也不一定。

 

  现在慈善市场还刚刚开放,有一位大师,他也是香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观音(善人),有一座慈善寺(志莲净苑),普通人对他们寺院有些要求,希望开放让一些旅客可以来参观,有蔬菜可以吃,但大师提出是,我的目标是你们想要来的话,需要预先上网登记,然后来一天,我们教给你坐禅,培训走路,慢吃,怎么把生活结合在这个过程里面。所以我们不一定要搞的好像只接待香客,即便是游客,你先在网上登记也可以进来,但是你必须是有心来学习这个禅修,才可以进来。所以他就是用儒家、道家、佛家的思想来经营的。

 

  有好多机构都是综合体的,也办好多不同的活动。香港大概有一千个中学、小学,但如果按照传统观念的学校,五分之一都不够,大部分最好的学校是谁呢?都是传统的基督教、天主教为主的学校,为什么?那我们就要想了,到底因为我们文化里面强调低调,强调慢,强调要接纳,然后我们没有这个竞争力了,出现什么问题?去过黄大仙庙吗?黄大仙庙也是一个非盈利机构,他们也开安老院、学校,提供好多好多不同的服务。因为他们是非盈利机构,但是他们是很多旅客去游览,推动很多不同的项目。

 

  还有一家台湾的机构,有一位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大学教授,他带我去一个天主教的教堂,而建筑里面就是台湾的一个佛教团体。他说现在西方的教会没人去了,他们把这个地方卖给或者租送给其他团体,进去的时候,这家台湾的组织就散发小菩萨单,举办活动,推动当地华人的交流,后来不光是墨尔本的华人去,还有老外都去,推动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

 

  中国文化也在两岸四地有不同的NPO来成立,推动这方面的工作,大学也开始有这方面的研究。但是要从我们文化的角度看我们的NPO的话,其实我觉得有五大类型的组织现在在两岸四地,一个是传统社会组织,街坊互助组织团体,就是说东华三院,他们是那个时候好多人来香港工作,然后回家,人在香港过世了之后怎么办呢?把他们送回家吧,送不回去的时候怎么办?因为没钱,他们就捐一些棺材让他们好好的在香港安葬,那现在仍然好多人愿意捐棺材。传统社会的组织,有好多好像滋生了很多力量,他们也做出了很多创新,但是也有一些机构不更新,仍然做非常小的一些项目。慈善基金有一些是他们家族拿钱来的,或者公募的都有,但是他们可能光是给钱的,有一些是直接操作的,有不同类型的基金运作。

 

  有一些公益组织是政府推动的,大陆政府现在就好多了,政府要购买服务,那就支持很多新型的NPO成立了。宗教公益组织事实上可以把他们大致分成两种类型,一大部分就是以基督教、天主教为主的教会跟基督教团体的服务机构,因为他们跟国际上接轨,专业化做的比较好,水平也比较稳定。第二类就是刚才我介绍的,一些本地的两岸四地的一些本土的重要团体。但是出现一些问题,就是水平不稳定,专业化的过程里面呢,就是差距也很大。

 

  我们看企业、社会,现在企业里面提供社会责任,我们思考一下,是否我们的目标应该就是所有企业只是赚钱,这是唯一的一个社会目标吗?或者是在企业里面,把股份都分给员工做慈善么?还是怎么去操作,才能达到刚才我们讲的那些共同的社会目标呢?可以引用管理里面最重要的就是信誉或者透明度,不光你是家族的钱,我家族的钱,我自己捐的钱,但是社会上也有要求说你要透明等等。在这个非盈利的社会责任方面,我们怎么去共同构建,团结大家来建一些共同的目标。因为这样的观念不统一的话,我可能都是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但是这个共同目标底下是,共同价值观念具体是怎么操作,对社会上的角色,共同在社会上的贡献是什么,期望是什么?社会上面临好多好多挑战,全球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那我们现在面对的社会文化,刚才说到中产阶级的发展,但是现在全球都面临着中产阶级的贫穷化,大学毕业都是拿最低工资,那怎么办?台湾大学毕业也是在两万二一个月,怎么熬过,东西那么贵。所以社会矛盾越来越大的时候,产生了排他性,怎么才真正达到社会进步呢?这些都是一些非常重要的。我们就要在专业知识,在理想,在外国、本土好的、失败的例子上学习。我们经常从别人好的东西学习,但是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因为他成功原因有很多独特的东西,我们更重要是从我们失败或者别人失败的例子中学习,因为失败是共通的,失败是成功之母,对不对。

 

  所以更重要的本来要跟大家玩这个游戏的,就是把四个线,把这几个点联系起来可以吗?做不到的原因就是我们在几个点那个框框底下做,我们一跳出我们的框框就做到了。那我们儒家等等传统的教育给我们什么,重视这些框框太多了。这些规范,我们共同的觉得你不应该超越,你记得太多、太过分了,这些问题就把我们总体的创意都压死了。所以我们在政策协同方面,这方面怎么推动呢?更重要的挑战就是我们经常是看别人,你很可怜,我就给你50万,筹50万很容易,但是问题就是有没有想过我们怎么样才能用好你手上的资源,或者你可以影响到哪一些人,可以达到社会上最大的利益呢?怎样在人才,在社区,在重点方面做到最好的呢?

 

  最后我们看看盖茨基金会的目标,他们做了什么事情?项目并不重要,他推动了所有美国大学去思考,全球的最大十大挑战是什么。动员了所有大学,给了他们好多资金,去构想这个最重要的全球十大问题,那之后就建立了很多项目在这些领域。

 

  所以,我们要想的就是各位你们的好心、善意提供的服务是捐棺材,给穷人吃一顿饭,还是提供更多人工作,或是面对全球最大的问题进一步改善社会,这些都是我们要共同面对的。我们不缺乏工具跟方法,其实我们在这个论坛里面更重要的就是要讲,我们不足够的地方,我们出现的问题,我们价值观念的矛盾冲突在哪里,为什么我们下决定的时候出现那么多问题,别人想法和我们的决定有哪些不同的地方,为什么?是好还是不好,好的地方在哪,不好的地方在哪里,在充分讨论之后,才可以达到我们最终的目标。希望我们把这个爱心有效率的,有效果的,有成效的在大中华地区,在全球达到更大的影响,谢谢。

 


 

  现场视频: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