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慈善联合会副秘书长刘佑平

2015-05-11 10:25:11

中国慈善联合会副秘书长刘佑平  
 

  刘佑平先生现任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副主任、长沙慈善会副会长。 曾任《中国电子出版》杂志常务副主编,《购物导报》编辑副总监,《公益时报》总编辑职务;2007 年开始至今,专注于中国公益慈善理论与实务探索,对中国公益慈善与非营利领域的理论、政策研究、制度建设与行业发展有独立见解。负责主持全国性慈善信息平台——中国公益慈善网的工作,主持编制发布《中国慈善捐助报告》、《中国慈善透明报告》、《中国城市慈善指数报告》等系列年度慈善报告。

 


 

  发言全文:
 

  各位大家下午好,这一次基本上我个人感到很圆满,但是要我来做总结,有点坎坷。为什么?我们上午的分论坛都是来自两岸四地的大家,要一个小家来对大家进行总结,那叫做什么?班门弄斧所以不敢,但是硬着头皮,我记了一下大家的观点,我就做简单的了解式的罗列,不知道能不能反映出大家的问题来。

   

  今天上午我们发扬中国传统文化与世界慈善格局的一个分论坛,一共有来自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澳门五位专家学者经典的精深的思想的分析与分享。还有两位来自我们大陆和台湾的慈善事务工作者他们的现场精彩的分享。其中第一个是我们北京大学著名的文化学者张颐武教授,他是从中国慈善传统和中国慈善发展趋势,以及研究慈善能力的角度,给大家分享了,和新的划定中国传统文化和现在慈善事业的影响。他认为以不忍之心为开端的中国传统文化体系,中国人看着自己与他人的关系,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释道的精神,让我们感受到了自我存在,自我幸福,自我超越,这也正是中国慈善精神的所在。中国的慈善传统,遇到了我们现在中国的经济腾飞,遇到了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以及互联网带来的技术的革命。我们80后、90后,我们新的财富观念,使社会发生了一种转变,财富轨迹的转变。中国慈善事业现在迎来了新的转折点。

   

  张教授认为中国的慈善事业可能跟西方不太一样。我们没有从犹太教到天主教,到基督教,到新教的我们的原罪,这些我们没有研究。所以我们中国的老祖宗的传统的文化中间所酝酿出来的慈善事业,它具有合理性和正道性。今天中国的慈善事业正在走向伟大的历史进程,由我们中国文化衍生出来的现代慈善事业和慈善的这种价值,不仅会改变中国更加会改变整个全球和我们人类的价值观。这是我坐在那里听到张先生的他的那些,不知道是否完整。

   

  第二个是我们香港的陈丽云教授,他讲的中国哲学在NGO管理中间所起的作用。他跟张先生的分享也有一些类似,他认为中国儒家的人的精神、佛教的政绩观法和道家的精神是当前中国NGO发展的思想根基和价值观。

   

  但是他提出了一个,我记得有一个很好的概念,如果我们有一个框架,要把九个点联系起来,很难联系,源自他就用这么一个头说明这个道理,中国的慈善事业NGO和慈善事业的发展,毕竟要打破我们固有的条条框框,要有突破,要有创新。

   

  但是他也说了,我们整个慈善非营利事业的发展,有很多的专业,有很多的方法和工具,这些方法和工具很重要。但是作为慈善非盈利事业,更重要的是我们所接受的价值,我们的使命,和我们的道更重要。这是陈丽云教授给我们的分享。

   

  第三位我们人民大学的康晓光老师,他因为身跨两界,既是国内的儒学的教授,又是我们NGO的教授,研究专家。他深入分析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对于今天我们构建公民社会具有重大的作用,他以其深厚的学术根基,也批驳了某些国内游行的队伍,和传统的人类一些误解。他认为人性本身争论传统文化为个人追求利益提供了可能性,君主文化重在公众利益大于个人利益。修身修齐治平的,以其平等、真性、人权和人际交往中,能够使得我们的人在对待这个过程中间,觉得安宁和幸福,能够使小我和大我能够相对平衡。能够使公民社会与儒家文化更加以校正调整和适应。

   

  对于我国慈善事业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第四位我们来自旺旺中时基金会的赵忠杰先生,他用一种新的分析方法,用大量的大数据分析慈善事业未来的发生发展趋势,提出了很多很独特的见解。这是后现代的一种看法,后现代的慈善模式和后现代的中国文化。他认为目前我国NGO发展迅速,也出现了一些慈善市场的发展趋势,甚至有可能出现慈善托拉斯。他认为这种过热的苗头应该可以暂缓一下。可以回到我们儒家,我们传统保守中讲的中庸之道,我们可以停下来,可以稍稍来梳理一下。他认为NGO应该更多的思考现在和未来,要做到理性和感性,专业和热心兼具,这样才会有更大的发展。

   

  还有一位我们来自澳门的娄胜华先生,他给我们展示了一幅没有受到太多现代化冲击的我们一种传统慈善的一个,就是的现在的慈善事业,可能看到我们传统的以我们雏形关系移植过来的一个传统慈善模式在澳门是一个合法式的一个保存。

   

  他也介绍了澳门因为很传统,但是澳门的人均政在两岸四地居首位,澳门是社会组织高度发达的一个社群。而且他用一些现象跟我们分析,澳门他们没有我们其他地区和政府的末端的一个许可,而且透明度也相对比较低,但是整个他们说澳门也有组织治理,但是组织治理写的什么都有,选举所有的东西,但是基本上人民是一个传统社会的这么一种模式。但是澳门的社会无论走出发展,还是人均都去我们两岸四地这么一个领先地位,值得引起我们思考。

 

  最后我们两位女士,深圳的王芳和台湾的原声教育协会的廖阿贯女士,为我们带来两岸传统文化方面的一个分享。他们不约而同都选择了原生态的我们音乐文化的保护,用饱满的热情和丰富的经验,给我们了解普通(音11:11)不平凡的工作有很多台湾本地的人都说,哇,原来美好的世界就在我们身边。而慈善应该去关注去发展我们美好的这些社会。可能我能记住的就这么多了。精神大餐一时半会消化不了,好的,谢谢!

 


  现场视频: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