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

2015-05-21 15:12:02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 
 

  张颐武教授现任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委员、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中国当代文学、电影、大众文化和批评理论的教学与研究。90年代以来,在全球化与中国当代文化关系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前瞻性的研究, 为当下转型时期的中国社会文化现象做出了阐释。着有《在边缘处追索》、《大转型》、《从现代性到后现代性》、《“新新中国”的形象》、《全球化与中国电影的转型》、《跨世纪的中国想象》等论着多种,主编有《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文化发展史》、《全球华语小说大系》等多种。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从中国的慈善传统、当下中国的慈善趋势,以及全球伦理的角度,与大家分享了全球化、市场化和现代性对中国文化和慈善事业的影响。他认为,以“不忍之心”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体现了中国人看待自己与他人关系的态度。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释道精神,让我们感受到了自我存在、自我幸福和自我超越,这也正是中国慈善精神的所在。当中国的慈善传统,遇到经济的腾飞,遇到中产阶级的崛起,遇到互联网的飞跃,遇到8090后年轻人财富观念的变革,中国慈善事业无可限量。同时,中国慈善事业不像西方,有着原罪和救赎的色彩,没有任何历史负担和对世界的负债,具有合理性和正当性,中国慈善事业必将走向伟大的历史进程,不仅会改变中国,更将改变世界的伦理和价值观。

 

  演讲全文:

  

  谢谢各位,非常容幸今天能够有机会跟大家来分享,谢谢刘秘书长,谢谢各位,非常荣幸今天有机会跟大家来探讨,中国慈善传统与全球伦理这样一个问题,请大家多给我指教。

 

  我想讲三个问题,第一个是中国慈善意识的当下性,就是说跟当下有什么意义。第二个问题是他人在我们心中,以及传统中国慈善的意识。第三个就是中国慈善传统与全球伦理,这几个问题向大家请教。

 

  首先我们讲一个故事,从这里来探讨,这个人叫许涛,是2015年度的5月份,在中国可以说是最红的一个人物,这个小伙子现在上了中国所有的社交媒体和主流媒体。在社交媒体里面曝光特别多,这个故事是一个跟慈善相关的故事,我觉得很有意思。2015年五月份有一个叫曾鹏宇的人,这个人是一个企业的中层管理人员,在微博上爆料了一个故事,2012年的时候,北京化工大学的学生叫许涛,为了救他自己患了白血病的父亲,在微博上面,微博像twitter一样,是华人社区里最重要的一个社交媒体之一,就是微博、微信,两个微。这个就是许涛这个学生,小孩为了救他的父亲,他在那儿募捐,自己在微博上面发了一个微博,就说我的父亲得了白血病,希望各位能够帮忙,居然在微博上通过这样的自媒体,就募集了50万元,当时他就承诺过,他说好心人我要还给你们。

 

  到了三年以后,到了2015年,他忽然联系这个曾鹏宇,就告诉他说我要还钱给你,请你告诉我账号,再把帐号重新核实一遍,我就要打钱给你。当时曾鹏宇很敏感,他觉得这个是骗子,他忘了过去曾经捐过钱,就不敢跟他联系,接着那个人就真打电话来了,就问他的账号,后来曾鹏宇忽然想起来在2012年真的捐过钱给这个人,接着这个人就核对了他的号码,按照连本带息归还了他的钱,曾鹏宇爆料了这个事情引起轰动,在大陆的社交媒体里面引起了6700万网上的关注,6700万,你想这个人数之多,超出我们的预想。同时有两万多的留言,这个事情到这儿就是已经被媒体扩大到了不得了。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和主流媒体里面,电视台、报纸包括各种社交媒体里面引起了最大的轰动,大家都很震撼这个事。

 

  但是这个有意思,就是还有一个后继,暴露了这个2015年5月中旬以后,这个曾鹏宇爆料有500多人在微博上面留言,希望他给自己捐款,说曾你既然帮到这位许涛,你也帮帮我,有五花八门,说要做生意、生孩子、买房子,总要求的款项达到一千多万,这个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事。最后在微博上面给他留言的人很多,说你既然帮了他,你也帮我一下,更不容易,赶紧给我钱,后来曾在微博上面把这个事曝光了。这个事情里面的微妙性就说明中国大陆的两个慈善,或者是公益事业面对的两个情况。

 

  第一个就是大家都有公益之心,一看到有人有难,许涛一发出来他的求助召唤,他对自己父亲的感情,一下子就有50多万元完全没有经过任何公益组织,没有经过任何的法律手续就汇到了他的帐上;而这个许涛又特别好,他把所有捐助人都记下来,他的微博现在主要是公益微博了,化工大学学生,现在毕业了,他已经能够回馈。他父亲虽然当时白血病做了很成功的手术,当时治的很好,但2014年最终还是故去了,这以后他就有一个愿望,就是还愿,把这个钱还给每一个捐赠者。但是没想到,中国公益意识或者是慈善意识不成熟的地方就在于,居然还有很多人觉得这是白来的钱,白给白不给(不要白不要),既然能帮他,也能帮我,这一下子就出现了这么一个怪异的情况。

 

  这件事情非常有意思,就是这个叫许涛的学生,现在已经工作了,他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观点,他借用了孔子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大家可能都熟悉,关于慈善的著名的故事,就是子贡去赎人的故事,这是一个典故,许涛他还很有国学的基础,居然提到了这么一个故事。这个故事记载在《吕氏春秋》里面,讲的是春秋战国时,因为战争有些鲁国人被别的国家给掳走了,鲁国表示“有能赎之者,取金于府”,就是说你只要能够用钱把人赎回来,政府就会补偿给你钱,而“子贡赎鲁人于诸侯而让其金”,子贡大家都知道,他是孔子的学生,非常善于做生意,能力很强,这个学生他就去赎了鲁国人回来,但他花钱赎了人还不要求政府给钱,就像我们的NGO、NPO一样,非常伟大。但是孔子有一个说法,“夫圣人之举事,可以移风易俗,而教导可施于百姓,非独适己之行也。”孔子的说法相当的低调,他说你像圣人那样办事,是要转变社会风气,不仅仅是让自己个人做的好,还要把整个社会风气搞好,后来又讲了“今鲁国富者寡而贫者多,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就是说鲁国的人有钱的人少,穷的人多,不给花钱赎人的人们钱,那将来就没有人会再去赎人了。当时孔子有这样一个忧虑,而这个忧虑居然被许涛引用过来,作为他现在的焦虑之处,他很担心他还钱的行为使得很多人不能再回馈社会,他现在还钱,是希望能有更多人来回馈社会;他如果不还钱,他就担心出现孔子提到的这种情况。

 

  许涛,这个化工大学的学生,他有一个特点我觉得非常有趣,他由于过去受惠于人,现在愿意去做公益,做慈善的事业。这个事情又引出中国的传统文化,子贡赎人的故事,这个故事就说明现在在中国其实传统文化,国学的根苗在普通的人身上都还有深深的存留,许涛的故事其实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

 

  另一方面,我们的慈善意识或者慈善观念还有一个很大提升的空间,你看大批的人,五百多人要一千万元干吗,帮帮我,我要结婚了,我要生孩子,我要办事,这时候你就会看到,从这个故事可以看到,中国的慈善意识正处在一个爆发的前夜,大家都有这个观念,有意识,该怎么办,现在正好是有一个无限想象的空间,现在看起来中国慈善意识正在展开,我觉得全球化带来中国慈善的新发展,大家发现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过去没有钱,连自己都吃不饱,当然没有机会去帮助人;但是现在不管怎么说,中国GDP人均达到七千多到八千了,像北京、上海这些地方都达到一万多,将近两万的规模,现在中产阶级的爆炸性的成长,这个爆炸性成长其实给了大家一个机会,就是说愿意回馈社会的人将会越来越多。

 

  第二个方面就是市场划定,慈善文化有了新的要求。过去中国一切事情都是国家计划经济包揽起来的,但由于我们市场经济这个路径不一样了,现在人们对慈善和文化大家都有了新的需求,所以许涛那样的故事其实是在新的环境下面发生的故事。两个群体的慈善意识有了新的自觉,一个前提就是中国新的中等收入群体或中产阶级,中国有了爆炸性的有几亿人变成了中产阶层,这个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经济成长。再一个是社会环境的巨大改变,这个改变当然对我们周边地区都有很深刻的改变,全球都有改变,比如大家去买各种奢侈品,大陆游客到香港购物,到台湾购物,各大城市到处都是人,这些大陆游客的购物潮在台湾,在全球都变成一个重要的现象。中国人民的中产化,先是从一线的城市开始,北京、上海、广州,现在转向了三四线城市,呈现爆炸性的增长,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经济增长,在给世界带来重大的改变。

 

  比如说最近大家看的一部新电影叫《复仇者联盟2》,票房达到十几亿美元,在中国大陆就有13亿多元的票房,另外一部《速度与激情7》,在中国大陆达到了24亿元,这是中国1905年有电影以来的最高票房记录,是在2015年的4月到5月之间创造的,这24亿人民币的票房是怎么达到的?就是因为大批的三四线城市居民变成了中产阶级,这些中产阶级他们发力消费的时候,在改变中国的同时,也在改变着世界的面貌。所以美国电影、好莱坞大片现在总体上他是根据中国口味来改变的,比如《复仇者联盟》里面大家会看到中国元素,《速度与激情7》里面居然有一个取钱的场景,拿着卡到中国建设银行去取钱,这里有中国建设银行的广告。去年的电影《变形金刚4》有个非常奇怪的情况。就是变形金刚这部影片本来和中国没有关系,但是居然出现了广州的小蛮腰(广州塔),北京的鸟巢、水立方都出现了,咱们看到主演李冰冰从车里面下来的时候,拿着一杯水喝,这是怡宝矿泉水,是个中国品牌。接着看到一个男的穿着西服,拿着一个软包装的牛奶上电梯,特写是伊利舒化奶,这是中国内蒙的一个品牌。接着,《变形金刚4》这个电影到最后还有更多的中国广告,比如打开冰箱出现了中国的非常著名的一个麻辣鸭脖子的品牌叫周黑鸭。

 

  为什么中国中产阶级崛起,使得美国电影爱人民就有人民币,知道这个事情,所以美国电影在调整,为了中国中产阶级崛起。那么这些中产阶级他们有了财富,惠己及人开始对慈善有兴趣,刚才说了许涛的故事,50万就是一个微博召唤来的。这个中产阶级不光是消费,消费完了他要探究人生的意义,他想对别人有回报,这是一个。第二个就是中国的年轻人,80后、90后的年轻人,中国有大量的独生子女,两代独生子女,这些独生子女其实拥有着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将来也会比香港、台湾的华人青年更多的财产,为什么?因为很简单,中国大陆一没有遗产税,这个当然香港取消了。第二个就是中国大陆的年轻人现在拥有的财产其实比他自己想象的要多的多。大家会看到,一个80后、90后都是独生子女,他们会有一个人,如果是城市的青年,他就会有起码有三套房,再加他自己买的四套,怎么叫三套房?如果是他上两代人不幸都故去了,他自己是城市人,他起码有三套房,怎么来的,他祖父祖母一套,外祖父外祖母一套,他父母一套,这三套房都由他一个人继承,然后这两代人又含辛茹苦给他买一套,四套,两代人,他们如果是两个这样的年轻人一结婚,八套房,他们可以卖掉三套,就有生活的基础,租出去三套就有一个稳定的月收入,再有两套便于居住,有充足的住房空间,他们拥有的财产数量其实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于是他们有一个愿望,就是年轻一代他们的慈善意识开始兴起,为什么?回馈他人,关爱他人,把他人作为和自己的一个对象,关爱可能是陌生的他人,怎么样把他寻求这个意义,这是很重要的。

 

  另外,中国的社交媒体其实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崛起,这个崛起又在改变中国人的生活状态,中国的手机现在看起来是全世界最普及的地方,微信和微博快速兴起,微博是一种媒体,具有一定的社交功能的媒体,微信是一个具有媒体功能的社交,他们改变了社会结构,社会扁平化、发散化、现代化,在这个新的社会结构里面召唤着慈善工作。

 

  现在我们在寻找价值,寻找生活的真谛,因为30年间我们发展太猛了,消费太厉害了,所以造成了国学热,人们在寻找价值空间,找到了一个新的生活文化,就是物质的超越,孕育着精神的升华,心的安放。中国人开始改变,过去我们吃不饱,所以后来中国的宴会饭菜丰盛,很多的食品要让大家吃饱,现在开始又开始改变了,开始吃的比较少,吃的比较精致了。所谓新常态,举个例子,在2012年中国最重要的一部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就讲,追寻妈妈的味道,家人的味道,这就是大众在寻找新的生活文化,就是在饮食里面也寻找新的文化了。虽然过去中国人吃不饱,特别爱吃肉,会疯狂的吃,但是现在开始精细的吃了。比如《舌尖上的中国》有一集就讲到一个陕西的老农民在街上叫卖一个叫黄馍馍,用糜子面做的黄的面片,黄的包子,是一种粗粮做成的食物,包子里面有点豆沙这种馅料,这个东西吃起来是一种味道并不怎么理想,但是在《舌尖上的中国》里拍的美轮美奂,拍的特别美,妈妈的味道,爷爷的味道,手上有爷爷的指纹的东西,大家都爱吃这个。一吃起来以后,最后有一个全国连锁的店叫西贝莜面村,卖西北食品的,给了老人家30万,老人就把这个面食制作技术教给他,他们在北京的各个店里面都推出这个糜子面的黄馍馍,推出以后立即有人就很激动,很兴奋,然后大吃,年轻的中产阶级,年轻人就去买,买完了以后,最后发现回去以后大家吃的时候赞叹,妈妈的味道,爷爷的味道,我太太也去买,我们家里也请人吃,我虽然觉得那个味道实在是一般,但是我不敢说,你要说不爱吃,显得你格调非常低下。

 

  所以这时候,中国人有一个向上提升的渴望物的超越、孕育的升华,心的安放变,成了我们内在的谋求。这个内在要求就是中国慈善意识,怎么去回报中国传统道德,核心就在于不忍之心,就是怎么样建构一个自我和他人的关系,这就是中国慈善意识的核心。不忍之心,就是看到他人有难和困难的时候有同情之心,在中国儒家的精神里面,人的精神其实有一个最重要的,就是不忍,看到人家这样不容易,要将心比心,换位思考。看到一个小孩要掉到井里边了,你该怎么办,这个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所以侧隐之心,人的自观,自我和他人的关系,中国慈善文化的核心是不忍之心。那么儒家的自觉就是他人使自我存在,我们怎么存在,因为有了他人,由于有他人在,所以我们才在。还有就是儒家的仁的思考,爱的情怀,其实他包含的是我们的存在给其他人带来影响,我们和别人一起存在,别人活着,我们才活着,如果没有这个关系,社会就不复存在。所以儒家处理的是人和人的关系,没有这个关系,人就活不下去。所以仁的境界爱的情怀,所以“守望相助,出入相支,疾病相持”,这个是儒家的精神。

 

  道家的情怀跟儒家不一样,儒家是使我们存在,他人活我们才能活。道家是他人使我活的有意义,他人使我幸福,“乐以养人,周穷救急”,我要是给别人东西的时候,其实我会得到一个幸福感,我的幸福感是不仅仅是因为有关系,在有关系之后,我们还要帮助人,才能够感到我幸福,我存在,我幸福。

 

  第三个就是佛家的境界,就是他人使自我超越,怎么超越?就是慈悲为怀,福报因缘。福报大家都熟悉,佛家的观念,福报因缘是让人升华,慈悲为怀是对世界广大的关怀。

 

  所以这三个观念,就是儒释道都是关注他人的价值,别人活着,尊重和关爱这是中国文化里面内在的基础,他有共同性,就是存在,刚才说儒家的,你我同起一个共存意识,我们活在一起,都活的不容易,在同一个地球,同样的都是人,活着不容易。第二个道家的幸福感,你我同心的共感意识,你我同心,我们心心相印有一个共感的意识。再一个佛家的超越,你我同命的共生意识,这三者恰恰是人是社会性的存在,这是中国伦理慈善观念最核心的部分,所以中国人也一定是存在于和他人的关系之中。

 

  所以,社会性存在是所有中国人最讲求的,慈善的文化是基于和他人的联系,在和他人体验到存在感、幸福感、超越感,有了这三感,儒释道三家才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慈善精神的基础。有了这个基盘,我们才可能去追求慈善的意识,所以不忍之心为核心的存在、幸福和超越,这恰恰是中国慈善精神的核心。

 

  中国伦理具有一种世界性,自我和他人的关系中间,中国人追求一种大弘与小康的境界,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中国人的人性关怀其实是非常博大的,我们要说这其实是一种天下为公的意识,这是中华文化里最正面的因素,所以这些最正面的因素在中国人的基因里面仍然存在。

 

  刚才许涛的故事里面讲到的这个两个人的故事,许涛现在还没有钱,还只有五千块的收入,但他要把几十万块钱还掉,这个时候你就会看到,这个天下为公的意识里面所包含的内容。那么全球伦理全球化里面,一定要有这样的中国因素,对中国生产的不仅仅是高速铁路,不仅仅是华为手机,不仅仅是这些物质的东西,而且还包含着一个新的全球的伦理。中国的现代化整个过程都很光荣,中国人的现代化从来没欺负过人,不像西方国家,他们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都有自己历史的负载,中国人的现代化从来都是挨欺负,经常失败,但是在失败里面由于中国人不懈的的奋斗努力,最后终于达到了今天这样的成就。所以中国的现代伦理里面有“和而不同、扶弱抑强、以德报怨”这样的一些因素,所以中国的现代化是没有负担的,不像西方,不像日本,都曾经侵略过别的国家征服过别的民族,而中华民族的现代化他是一个光荣的现代化,所以在这个光荣的现代化里面所包含的历史的含义也是给我们一个高度自信,中国人做慈善是最没有历史负担的,中国人在全球做慈善,我们的光荣就在于我们现代化都是在失败痛苦里面孕育重生的,这样的现代化里面我们所具有的合理性、正当性,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

 

  最后我要说,从许涛的一个小故事里面,我们看到中国内部发生着结构性的变化,会把我们的传统伦理带向一个新的平台,这个平台是二十一世纪慈善人士共同搭建的平台,他包含着中国内地,也包含着两岸四地,也包含着全球华人,乃至于全球的人类的共同的关怀。所以最后我要说,从许涛的故事开始,中国人会开始伟大的航程,这个伟大的行程会走向一个改变世界的伦理价值观的新时代,这个新时代将由全球的华人来共同的承担。谢谢。

 


 

  现场视频: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