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永锋

 

 

辅佐民间公益,除了众筹还需要什么

大家今天一直在谈慈善和文化,实际上慈善和文化最终体现在执行者和草根人士他们怎么做到的。但是我在十来年的过程中经常发现,我们在各地很多发展很好的草根组织伙伴,在做事的过程中总有一些堵塞或不通的地方,导致他们做的事情跟理想有很大的差距,像刚才庄爱玲说的,会去扶持和支持很多组织。所以我想讲一个概念:众筹以及除了众筹,草根组织还能做些什么。因为筹款是很多组织第一要务,筹款不外乎就两种模式:第一种是邓飞这类模式,组织一个团队,去别的团队或者是向社会筹款。第二种是我这类模式,我们这种环保行动者,不仅要为自己的援助对象筹款,而且要为自己的工资筹款,这种类型的组织可能需要行政机经费或者是工资的成本可能占到50%到60%,还有智库,一个靠思想靠智慧活着的人成本可能90%到95%,按照现在的慈善法来讲可能就违法了,所以这两种模式都是值得大家去探讨。今天北京有一个很盛大的节日是阿里提出的公益周,过两天更盛大的节日是腾讯的“99公益日”,这都是特别适合草根组织去筹款的一些方式。

众筹有很多种方式,这次座谈我问了邓飞,他准备找八千人,每个人来独立出来众筹,然后去支持合作伙伴。这中间还有一点PK的意思,这都有利于发挥筹款者自身的行动能力,当时目标是替另一群收益人去筹款,这在慈善界和公益界是很常见的一种方式,但是我们环保行动者的模式更多的是靠自己给自己筹款,所以我去年发起类似于环保行动希望工程的项目,我发起一个大的平台,所有想参与的伙伴自己进来,一起给自己筹款,筹到的钱基本上归你使用。今年的“99公益日”也准备这些这么做,再过两周我们手上有四个联合众筹,我们和千里马今年发起一个目标1千万的联合众筹,所有愿意进来的伙伴自己给自己团队筹款,我们环保行动的领域发起了一个500万的众筹,所有愿意进来筹款的伙伴一起来发起,筹到的钱归他自己运行,这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腾讯“99公益日”在晚上九点零九分有一个惊喜时刻,这个机会只有进入前99名才能参与,如果大家不联合在一起,可能就很难实现。所以这是从筹款角度谈的一些做法。

这五六年来,随着互联网筹款的出现,对两种筹款都有很多的探索,没有谁优谁劣,而且一个项目有时候可以两种筹款结合在一起,所以这是我们经常帮很多组织去做的事情。这几年来帮助了五六十家组织去练习打通筹款的技巧和障碍,很多人不是不会筹款,而是害怕打开筹款的环节。那时候发生过一个辩论,说我去众筹是向人讨钱,我说你找基金会筹款或者找政府要钱不是讨钱吗,他说好像那个不像讨钱,我们这个像讨钱。我的想法恰恰相反,众筹不是讨钱的方式,反而是最好的传播,更好的一种带动,能让你的项目更棒的完成,所以这几年我一直做事情就是碰到每一个伙伴,第一件事就是跟他们说要去众筹,所以得了一个外号叫冯众筹,这是互联网带给我们的好处。我觉得众筹是给了几乎所有草根组织新的希望,没有希望,可能很多组织就做不下去了,这时候互联网出现了,很多众筹也开始出来了。很多组织都在说我们在孵化,在帮很多伙伴,我接下来讲五个案例,这五个案例是讲我们怎么去帮草根公益人士、慈善人士或者环保人士。第一个案例,是一位农民,他小时候没有上过学,但在放羊过程中看了武侠小说,所以他反而会写东西,他身体因为打工出现了一些疾病,回到了老家神龙架,发现森林遭受破坏,2012年在微博上开始举报,那时我们开始跟他对接上,帮他去解决了很多具体的案例,所以很多伙伴往往一开始都是案例的阶段,他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团队会帮他一起沟通解决问题。

第二个阶段是去拜访,他说神农架有很多好玩的民间故事,我建议他可以把这些故事写出来,写完发现写的特别好,反而让他成为了湖北省作家协会邀请的一位会员。而且他从环保角度切入变成了一个生态文学作家,以作家的面目跟社会联通的时候,联通面就比环保更广了。

第三个阶段是2015年腾讯“99公益日”出来的时候,我们说服他去注册一个机构,当时在腾讯上帮他筹了一笔3万多块的注册金,到现在做的非常好,今年年初,我们在江西发现了很多铺在电上电野猪的网,他也在神龙架拆了很多,而且他还把他下电网高手的邻居,策反成为一位反电网的英雄,他就想上一个更全国性的东西叫拆光全国的电网,你会看到一个人三四年来的变化,从一个个体案例,到区域的组织再到胸怀天下的一个人,这就是我们一直协助他,支持他的案例。

第二个案例,是一位渔民,他小时候一直在打鱼,是很好的渔民,他发现洞庭湖的鱼越来越少,在2002年左右觉得不该打鱼了,应该保护鱼类,后来2014年的时候,在一次在保护过程中,跟他成立的协会的一个人产生了冲突,对方想诬告他敲诈勒索,甚至想动用警方把他抓起来,当时我还不认识他,但我从微博上得知这个信息后,马上就让我的同事过去,然后通过一年的努力让他免于迫害,第二年协助他注册了一个机构,现在这个机构基本上成为洞庭湖领域保护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团队。所以你会发现每个伙伴他如果在每一步过程中间,得到一些外部力量的及时协助,会变得很强大。上个月我在九江碰到他,他准备去更多的江河,保护更多的水生野生动物,所以一个人如果他的能量得到不停的打开,跟社会产生更多的接通的时候,他其实是很有力量的,而不在于他原先是什么人。

第三个案例,是一位黑龙江的农民,村子早期被旁边一个很大的国企污染了很多年,我们帮他去打官司维权,当时虽然官司输了,但整个形式已经变了,政府没有正式承认错误,但是推动了很多改善。在村庄里逛的时候看到村庄很空落,很多人搬走,但总人在那里生活,所以去年我们想到一个帮他们做大规模的主意,帮他们注册水稻合作社,种了很多水稻,这样就从一个维权型的组织变成了发展型的组织,所以有一些维权的组织在社区如果发展的好,未来前景是很大的。

第四个案例,是我这两年研究传统公益包括研究公益开始介入的。像山西朔州关于自闭症的机构,这两年在很多会上碰到的时候老说没有钱,后来我分析:第一个她不会众筹;第二个她确实不懂去办活动。于是这两年慢慢教她这些方法,这一次“99公益日”后财务有可能出现了一个初步的健康,而初步健康后需要考虑的就是机构不能只靠一个人来,应该把机构里的老师等人变成共同前进的伙伴。

最后一个,是我们从去年开始关注的一个案例,这个村子前年成立一个公益理事会,但是村子非常的肮脏,到处是污水,去年我们从十月份开始,陆续派了很多伙伴过去,现在这个村庄正在清理他们的污水,也开始做垃圾分类,社区公益理事会的人也开始提供更多的能量。

这五个案例体现出的心得非常重要:首先很多组织都会帮别人,但不能光靠办公室那几次聊天,因为一个人陷入困难时,会向很多人咨询,但不知道听谁的。所以要有自己的嫡系团队,把自己的通道给他,把自己的经验给他,让自己的团队跟他共同成长,如果他没在你的伙伴身上看到希望,你光告诉他希望是没有用的,这可能是草根组织成长过程中非常重要的。其次我觉得任何公益组织都要顶天立地。因为光顶天没有立地的话你会做得空,而光立地没有顶天也会做的很小气,所以我觉得互相之间可以打通,用你的擅长去协助他的擅长,让两方面变得更擅长。

最后不是让他变成你的代理机构,而是让你自己的公益理想得到实现,可能才是真正意义上扶持一个草根组织成立或使其强大起来一个重要的手法。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