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洁夫:公立医院改革严重滞后是看病贵症结

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记者会9日上午9时在梅地亚两会新闻中心二层多功能厅召开,全国政协委员黄洁夫、范小建、胡晓义、李卫红、刘长铭围绕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点任务,就特困人群精准帮扶、提高教育质量、促进就业创业和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凤凰卫视记者:请问黄洁夫委员,中国的医改已经进行7年了,在每年的两会上都是热点,但是民众还是在说着看病难、看病贵这样的问题。请问您作为医生怎么看?同样作为医生,您怎么看医闹伤医的案件和医患关系比较紧张的情况?

黄洁夫:刚才你讲的很对,医改从2009年启动以来已经六七年,每年都成为两会的热点。尽管6年来,医改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成果,但是有一点跟老百姓的需求还有很大的距离,就是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还没有根本缓解,所以成为两会的热点也是理所当然的。

黄洁夫:生老病死,大家关注是人之常情。同时这涉及到世界性的难题。凤凰卫视在香港,你们一定注意到全世界都有这样的情况,美国现在是大选年,他们争论的也很厉害,所以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现在政府把解决民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作为主要的民生工作,正在抓紧这项工作,尝试用中国的模式去解决中国的问题。

黄洁夫:很高兴你知道我是一个医生,我们政协的作用,我只能从政协委员和医生的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我想从两个层面:一是从政协委员来说,政协委员的责任就是参政议政、建言献策。我们提出一些意见供政府决策部门参考。你们可能关注到了,最近几天有很多政协委员对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提出很多好的建议,当然都是从政协委员的角度。我想好的意见政府一定会采纳,当然对政府决策部门有时候得听得见不同的意见,良药苦口,可能有些意见比较尖锐,但是这些政协委员都是希望医改能成功。

黄洁夫:另外,我想告诉这位小记者一个消息,我们每年有一次全国政协的大会。俞正声主席定了一个今年的调研题目,就是叫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由三个副主席带队,会后就要去调查,我和晓义会后就会动身,跟着韩启德副主席去调研。我们想了解各个地方的经验教训,希望能够总结出一些措施来推动医改,这是政协委员的责任。

黄洁夫:另外,从医生的角度来讲看病贵、看病难怎么去解决。医生总是说看病,所以我想用医生的语言。首先诊断一下看病贵、看病难是什么原因?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我想看病难的原因,主要是优良的医药卫生资源在我们国家不足,其实我们有很多医院,有很多社区医疗所,但是很多都没有人去,都涌到大医院来,大医院是一票难求,小医院是门可罗雀,优良的资源不够。另外就是结构性的矛盾,地区分布很不均匀,城市和农村分布相当不均匀,这样造成人民群众看病很难。看病贵这是一个经济学的问题,我不是卫生经济学的专家,我知道国家这几年发了不少的钱,但是老百姓切身感受不好。这是什么原因呢?其实我们国家2009年的医药卫生总支出国家是1.7万亿,去年是4.2万亿,6年增加了两倍,国家还是真正掏出不少钱。但是为什么出现效果不好呢?就是医疗卫生服务体制的问题,我们制定的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在某些阶段上完成了,可是从根本上还没有完成,特别是医院的公立医院的改革严重滞后。现在我们国家花的大量钱都被这些医院服务中间的虚高商品消化掉了,老百姓从口袋里掏出来的钱,从比例上下降30%,但是实际数字反而增加了,这就是看病贵。所以看病贵、看病难的病因是这样的,那怎么治疗呢?我开的药方就是邓小平同志所说的话,发展才是硬道理。只有把医药卫生事业发展了,这个问题才能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黄洁夫:那怎么样发展呢?我总结的药方就是我们国家必须有一个和谐的、公平的、竞争的,特别是竞争的医疗卫生服务环境。这是第一。第二,必须有道德高尚、技术精湛的医务人员队伍。这两点是必须的,这两点如果缺一,那医改都很难成功。所以人民群众的看病难、看病贵只有依靠这两个因素才能解决。

Copyright 中国慈善联合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