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恢复公立医院公益性定位

 

谈到民众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的根本原因,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认为,就是公立医院的定位问题没有解决,分级诊疗、三级医疗、药价改革等等,都是医改的下游问题,而恢复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定位,则是医改的上游问题,“只有解决了上游问题,下游问题才能解决”。

医改主力军变成阻力军

新京报:近来一些医生离开公立医院自己组建医生集团。如果给你一笔投资,你会不会也组建一个?

钟南山:目前我不准备搞“医生集团”,我还有任务,要带人,休息日还要多点执业,没有时间。我的两个朋友,两个院士,都搞了“医生集团”。

新京报:这两位院士搞“医生集团”的初衷是什么?

钟南山:我的两个朋友说,觉得在公立医院实现不了他们的想法,搞“医生集团”能更好地为患者服务,也能得到体面、合理的收入,这是他们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赚钱,是觉得在体制里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新京报:你觉得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钟南山:由于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医改是从深水区进入了溺水区,基层医护人员受到了冲击。医护人员本来是医改的主力军,现在却成了阻力军。我非常希望能很好地解决公立医院公益性问题。

新京报:能举例说明吗?

钟南山:我给香港一家公立医院的医生朋友介绍了一名糖尿病患者,希望他能帮这个患者挂个号。可是不行,因为按照他们的规则,公立医院的患者必须是家庭医生推荐上来的,不能这样挂号,这就是分级诊疗。我们就没有这样的体制。公立医院的公益性问题,脱离市场化的引导、脱离市场化的机制,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新京报:你认为应该怎么解决?

钟南山:医改这么多年,公立医院的公益性问题为什么一直没有解决呢?因为医护人员的收入,这钱该从哪里来?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如果都由政府给的话,医生有了基本保障,那么他就不需要发愁每天看多少病,发愁开多少处方,这些跟他没有直接关系,很多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否则,始终靠市场化作为导向,问题都解决不了。

控烟的核心还是利益

新京报:我国多年前就参加了控烟公约,但到目前国家层面的控烟法律还没有出台,你觉得卡在了哪里?

钟南山:新加坡、瑞典、中国香港,包括美国,抽烟率都降到20%左右,可中国男性的抽烟率还是接近50%,全民抽烟率大概达到35%,为什么我们控烟控得不好?关键在于政府。

以前烟草专卖管理局和控烟是在一个单位,可以想象一下,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控烟怎么可能搞好?

新京报:后来有改变吗?

钟南山:我们多次提,提了很长时间,现在烟草专卖管理局和控烟是分开了,可烟草专卖局还是很多省纳税的支柱性产业,对于支柱性产业来说,它对经济的影响和它造成的健康的影响,永远说不清,因为没办法进行统计和研究。控烟问题的核心,还是利益问题。

新京报:近年来,全国多地都推出了控烟条例。

钟南山:我觉得现在各个地区,北京控烟是做得最好的,特别是在公共场所的控烟。

Copyright 中国慈善联合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