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的传播已经不仅仅是通过网站,甚至绝大部分是通过微博、微信或者是APP客户端,这是一个主流,建议将其修改为也可以同时在其网站、微信、微博、APP发布募捐信息,或者简而言之改为慈善组织的自有网络平台。[详细]
建议《慈善法》通过后,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或授权国务院,尽快对相应税收优惠的具体措施作出更为详细的规定。[详细]
慈善法草案中应完善监管方面的相关内容。比如,慈善组织和个人以广告推介、媒体宣传或者举办大型活动等方式进行募捐的时候,主管机关应该建立必要的审查或者备案制度,以便监督。同时,让这些活动更加公开、公正、透明。同时用这种审查和备案的方法,避免募捐人的权益受到损害。[详细]
网络募捐要进入有序状态,不是任何人、任何机构都可以在任何网络平台上进行募捐的,而是只有依法成立且取得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才有权通过互联网开展募捐活动,不仅如此,可以进行网络募捐的网络平台也必须是民政部门统一或指定的慈善信息平台发布募捐信息,也可以同时在慈善组织自己的网站上发布募捐信息。这样规制是...[详细]
一靠自律,二靠严管,自律和严管的主要途径是信息公开;二是区分不同主体、不同方式,强制信息公开,慈善组织的基本情况,慈善项目的运作情况;三是规定了信息披露的平台;四是规定了违反信息公开义务的法律责任。[详细]
更多慈善组织可以开展互联网募捐;基金会管理成本比例提高至15%;增加关于“募捐”、“骗捐”规定;向信托公司开放慈善信托;如获通过则明确慈善法实施日期,本法自2016年9月1日起施行。[详细]
慈善业界对《慈善法》中如何很好地解决税收的优惠问题寄予了很高的期望,甚至有观点认为如果不解决慈善税收优惠问题,就没有立法的意义和价值。但是,真正要构建有利于我国慈善事业的税收环境,主要不是靠《慈善法》,而应该靠我们的《税法》。美国就没有《慈善法》,但是在美国《税法》里面有相关条款。[详细]
我国社会组织发展迅猛,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各个领域发挥着独特而重要的作用,已经成为沟通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的桥梁和纽带,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在取得长足进步的同时,社会组织发展仍存在诸多问题,亟待解决。[详细]
各级政府在精准扶贫、发展农村教育的同时,可以与‘美丽中国’这样的公益项目合作,引入社会组织的优质资源,借用他们成熟的经验,做新的有益的尝试。[详细]
对于互联网募捐,原条款根据组织注册的层级进行区别对待没有充分的理由。限定在省级以上登记的组织才可以自主开展网络募捐,将导致今后慈善组织申请登记都涌向省级以上民政部门。当前应该让慈善资源沉下去,贴近基层,这样规定会加剧慈善资源上下和地区之间的不平衡。[详细]
建议委托高等院校、科研机构等,开设相关理论课程和专业学位,加快培养公益组织发展急需的理论研究、高级管理、项目实施、专业服务和宣传推广等各类专业人才。加强公益从业人员职业教育培训,加强规范化培训教材的编写工作,设置有针对性的培训课程,不断丰富慈善工作者的专业知识和技能。[详细]
当前要加快慈善事业相关法律体系的建设,不断调整和完善涉及慈善事业的各类法规。政府应当从政策和制度设计上形成鼓励民间慈善组织发展的方案,为民间慈善组织的生存和发展提供良好环境,同时加强对慈善组织的监督和管理,指导其建立和完善业务、财务会计和资产管理使用等制度,做到透明化和运作规范化。[详细]
慈善文化的缺失是普遍存在的问题,将来必须重视慈善文化的作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审议通过后,我们应该从普法开始,加强宣传,提升全民慈善意识;各级教育部门要有计划地开展慈善教育,使之进校园、进课堂;学术界要重视对国内慈善事业发展状况、立法进展情况的研究,为相关事业的推进提供必要的咨询与借鉴。[详细]
发展资助型慈善基金会,要将关爱留守儿童、关爱残疾人、关爱失独老人等各个方面紧密结合起来,共同发力,以增强贫困地区和困难群众的内生动力。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精准扶贫。扶贫应该先扶志气,要推动大量的社会组织开展扎扎实实、因人而异的“扶志”工作,将来基金会要多资助这个领域的社会组织。[详细]
《慈善法》的制定会对我们整个慈善氛围的形成和慈善事业的发展形成一个有力的推动作用,但如果想用这一部法律就解决慈善事业中的全部问题也是不可能现实的。通过互联网慈善募捐是很便捷的途径,通过互联网来发展慈善事业应该是法律偏重于鼓励的方式。[详细]
社会影响力债券是一种在公共服务领域的PPP合作创新方案,在国际上正日益风行。我国目前在社会服务领域跨界合作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如财政支出效率需要提升,社会服务资金投入受限,大量民间社会资本没有得到更科学有效地利用,社会组织发展常遇资金瓶颈等问题,都可以通过发展社会影响力债券有效缓解。[详细]
《慈善法》颁布后,信息公开将成为政府和社会推动慈善事业健康发展的重要机制。建议加大政府信息公开力度,利用政府信息公开平台增加慈善组织透明度,还可借助各类信息平台和手段,推动慈善组织向社会的信息公开。[详细]
随着我国公益慈善事业蓬勃发展,现行的以社会组织“三大条例”为主的慈善制度体系跟《慈善法》立法原意已有所差异。建议在《慈善法》通过后,民政部门尽快推动现有慈善制度体系与《慈善法》的衔接,尊重公益慈善组织独立法人地位,减少对公益慈善组织法人主体内部事务的干预等不合时宜的规定。[详细]
社会环保组织为维护公共利益提起的环境公益诉讼,胜诉后所得的赔偿金不能支付给社会组织。最高法院正在协调财政部、环保部探讨设立专门的账户或基金,用于此类赔偿金的监管。赔偿金治理案中污染后如有结余,可用于其他污染的治理。结余的款项还可以用于其他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中败诉原告承担的调查取证等必要费用。[详细]
社会需要慈善法来构建一个更加规范的环境,让捐赠者能够得到更好的保障,能够得到尊重,让求助的人能够有章可循,尤其是让欺诈行为受到惩处,能够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得到更好的弘扬。[详细]
可研究借鉴发达国家的相关经验和国际社会各种可用的机制,建立“一带一路、公益同行”的政府支持计划和支持基金,有计划地支持并重点培植发展一批中国特色的国际公益组织,使之在运作体制和机制、治理结构和能力建设、专业团队和资质、资源保障和国际合作等诸多方面加快成长并融入国际社会。[详细]
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借助《慈善法》出台所形成的良好的社会共识和立法环境,尽快启动社会组织法的立法议程,加快社会组织立法体系建设,努力形成规范、统一、权威的社会组织法律法规体系。[详细]
在公益领域,金融的作用长期以来没能得到有效利用;公益领域的大量闲置资产和金融资源,远未得到激活和利用。同时,由于慈善信托的管理机构不明确,税收优惠政策不到位,使得监管漏洞多、运营效率差,参与者的积极性不高。[详细]

Copyright 中国慈善联合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