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是我们作为社会力量参与扶贫多年的一个基本经验。扶贫最基础,也是最关键的因素是教育,教育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是最长期,投资效率最高的投资。参加高考,走出大山,是一种;提高劳动技能,就地就业、创业,也是一种。[详细]
旅游扶贫门槛低、投资少、就业容量大、见效快。从农村的“能工巧匠”到家庭农妇都能参与,甘肃陇南一些农村妇女,依靠出售手工编织品、西和刺绣,每天可挣100元左右。全国类似的实例数不胜数。旅游扶贫又是“造血式”扶贫,可持续性强,且是物质和精神“双扶贫”。[详细]
异地养老还需要国家继续推进完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配套政策,目前全国各地的看病标准以及报销标准都不统一,所以在短时间内,实现异地养老条件还不成熟。[详细]
养老产业要发展好,首先要在顶层设计方面有一些改变,要打破现在体制方面的壁垒。医养结合是养老产业发展的一个趋势,但是现在政府部门多头管理,制约了医养结合的发展。另外中国的医护人员比较欠缺,这方面的人才也有待加强培训。她提议政府能够给予养老产业发展的企业有更多的政策优惠,鼓励一些企业去做养老产业。[详细]
抗战老兵平均年龄超过94岁,每年都有相当数量的老兵去世,给他们提供稳定的生活关怀迫在眉睫,建议由中央财政列支专项资金,参照抗日时期入伍的在乡复员军人的优抚标准,与民间机构合作,为原国民党抗战老兵提供生活补贴。[详细]
支持有条件的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或与医疗卫生机构签订协议,为老人提供优质便捷的医疗卫生服务,鼓励医疗卫生资源进入社区和居民家庭,加强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设施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合作。[详细]
建议积极推动乡镇敬老院向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转变,以村委会和村卫生室为依托建立综合服务站,打造村镇联动的农村居家养老服务网络。加大对地方财政的补贴力度,鼓励有条件的地方通过购买服务丰富农村居家养老服务内容,制定优惠政策吸引民间资本投入农村养老服务行业。[详细]
建议根据各、省市老年人群的卫生服务需求和医疗卫生资源分布状况等要素,对医养结合服务机构进行合理的规划布局,鼓励通过整合、置换或转变用途等方式,努力实现以社区为单位的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的有机衔接,合理调整其规模、数量和功能定位。鼓励养老机构就近与医院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合作,委托其上门提供服务。[详细]
为了满足老年人对养老服务的需求,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应该做到两个一体化。一是医养结合,医院和养老院一体化。二是机构养老、社区养老与居家养老相融合,实现机构、社区与家庭三种养老服务一体化。[详细]
建议进一步降低“床位数”、“X透视机”、医生及护理员职数等限制门槛,促进医疗服务和养老服务顺利融合。还要允许床位较少的养老机构向医疗机构购买服务,采取医疗机构定期派出医疗力量上门诊疗等。[详细]
我们建立了社会保障战略储备基金并拥有日益雄厚的基金积累,全国社会保障基金资产为1万多亿元,全国社会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达5万多亿元,其中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近4万亿元,这笔钱及其投资收益当然可以用来弥补未来养老金支付的需要。[详细]
建议可由国家民政部门推动,注册登记所有的村办自助式养老院,使其成为名正言顺的社会组织,具有法人主体地位,可争取社会资助。继而鼓励和吸纳社会力量资助农村养老;并为农村养老院培养可胜任养老院工作的专业服务人员。[详细]
养老金调整机制应选取与老年人密切相关的生活必需品和服务的价格涨幅等作为挂钩指标,因消费物价指数是一个综合性指数,有“以全概偏”之嫌。例如,手机、电脑等商品价格可能持续下跌,但退休人员需求较少;而食品、副食、医疗服务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可能持续走高,退休人员需求多。[详细]
建议整合民政、卫生计生、社保等部门的资源,让农村卫生室参与到养老院日常基本医疗服务之中,政府投入补助性资金,让每位农村老人享受到既稳定又安全的就医养老服务。整合各部门的相应资金,如卫生计生部门的预防保健经费、医保费用中用于支付老年人医疗项目的经费等,形成统一的支付体系。[详细]
“老有所养”是近年来社会最为关注的焦点之一,在研究“所养”的同时,也要研究“所为”,在一些强调经验、技术等重要的岗位,如工程师、教授、医生、科研人员等,如果让他们过早回家休息,对于国家、社会而言都是一种遗憾,是“一种人才浪费”。[详细]
现有分散的、非系统性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不足以支撑和推动养老产业的发展。亟须加强统筹管理,整合各类金融机构和社会资本,形成涵盖社会基本养老保险、企业年金、商业养老保险、养老储蓄、财富管理、养老住房反向抵押贷款、养老信托、养老基金等在内的多元化、综合化养老金融服务体系,以化解养老难题。[详细]
“目前尽管国家财政收入增幅在减缓,但并不会减弱对养老金的支持力度。同时,伴随数万亿元结余的养老保险基金从今年开始进行投资运营,以及部分国有股划转的落实,养老金开辟了新的来源,这也有利于建立正常的养老金增长机制。”[详细]
建立政府应成立管理临终关怀工作机构,一方面研究制定临终关怀相关制度,并向国家立法机构提供建议,使临终关怀的服务标准、团队建设、资金来源步入法治化轨道。另一方面,研究制定我国生命终末期的医学标准、诊断标准、临终关怀医疗服务技术标准与临终关怀操作规程等,并开展人才培养和实践。[详细]
加强政策保障推进教养结合,补齐护理队伍建设短板同样是应对老龄化趋势的重要举措。政府要引导和鼓励社会加大对养老职业教育、岗位技能培训及实训基地的投入,提升护理人员的专业素质和职业归属感。同时,将组织健身指导员队伍纳入基本公共服务的范围。[详细]
过去我们谈养老服务多少还有些流于表面,更像是“面子工程”。如今,不少地方都已经出台了新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用刚性法律的形式保证老年人权益切实落实。他期待国家“十三五”规划对养老领域的进一步关注和推进,真正能惠及大多数老人。[详细]
养老业是可以解决大量就业的服务行业,国家也在极力推动民营资本进入这个领域。随着老龄化进程的加快,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和社会资本开始关注养老产业,看好养老产业,并开始涉足养老产业,但目前真正成熟的养老商业模式并不多。[详细]
张素荣建议国家加大力度来扶持集中养老,鼓励更多的民营资本和民营企业来参与我国养老事业的发展中,如果民营的资本进入了,也缓解一下资金难的问题。[详细]
徐晓兰建议,首先要建立国家老龄信息数据中心,开放养老服务方面的公共数据;其次是建立居家养老服务相关的标准及规范,吸引社会力量和民间机构积极参与、共享共治,形成集技术、服务、监管于一体的综合信息管理体系。[详细]

Copyright 中国慈善联合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